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速递 > 正文

让民间借贷阳光化

时间:2013-10-09 09:3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全国人大代表齐奇:

建议加快立法规范,让民间借贷阳光化

                  (文  祝万翔)

201338下午我们在浙江代表团驻地,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齐奇就放开民间借贷并立法规范和关于制定死刑案件审理期间证据补充程序的建议等内容接受了中国扶贫杂志社等记者的采访。

 

记者:你已经是老代表,这次你带来了七份建议,最关注的是那几份?

齐奇:今年我最关注之一是再次提交尽快制定民间借贷相关法律法规的建议,有条件的放开企业借贷,让民间借贷阳光化,法制化。为此建议尽快出台《放贷人条例》,明确营利性民间借贷的性质、目的,确认企业之间的资金调剂行为的合法性,改善企业融资环境和发展环境。

目前,20年前出台民间借贷法律已经滞后,在浙江,特别是温州,民间借贷非常普遍,正常借贷和非法炒钱、非法集资的情况都有,不可控的因素较多。仅浙江法院在2011年受理了93067起相关案件,差不多占了全国的15%2012年浙江法院受理的这类案件又同比上升50.3%

1991年,最高法出台了《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纠纷案件的若干意见》,其中规定,民间借贷利率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超过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这个规定执行20多年,与利率市场化改革不相符合,不得高于银行4倍的规定已经落后了,可以适当提高民间借贷利息的上限标准,并进行立法规范。建议放宽限制,允许一定范围和一定条件下企业间的借款合法存在

浙江是一个民营大省,民间需求资金大,借贷存在一定的特殊性,据调查浙江制造业和中小企业80%的浙江融资来自自筹资金和民间借贷,现在国家又在温州搞金融改革试点,此次浙江还有多位人大代表提出了关于民间借贷合法化的建议或议案。金融还是要搞市场化改革,这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方向。

根据现行法规,企业间的借贷是无效的,但是事实是,浙江法院在受理这类案子时,会根据具体情况判决有效

浙江,特别是温州,在民间借贷行为中,往往和数家企业纠结在一起,互相借贷,涉及面和金额、人数都非常大,如果统统判处无效,会对经济和社会产生不利的影响。不过,判决有效必须具备一个前提,那就是,借贷用于实体业务,而不是有炒钱等行为。

 

记者:齐代表,你对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底线有何感想?

齐奇,我表示非常赞成,现在亟须制定法律法规,让民间借贷阳光化。

浙江企业互相担保的现象突出,尤其需要防范地方性系统性金融风险。相对有点规模的企业,一旦陷入财务危机,还不出贷款就会连续发酵,第一个担保圈,影响到第二个、第三个担保圈。往往是一家企业资金链断裂,十几家、几十家企业受到致命影响。

  一些企业为规避企业间借贷违法的问题,采取名为个人借贷、实为企业间借贷名为买卖,实为融资的做法。以法定代表人、董事、高管或亲属名义借款或贷款,实际放贷人和用款人可能都是企业。

法律一律认定“企业间借款”无效的做法已不适应当前经济发展实际,司法已出现“防止简单地否定企业融资的合法性,保护合法融资关系”的态度转变。

据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0年出台的《关于为中小企业创业创新发展提供司法保障的指导意见》中,就已明确“企业之间自有资金的临时调剂行为,可不作无效借款合同处理”。而最高法院和一些地方法院也都已有认定企业间借贷有效的案例。

  近年来浙江民间借贷十分活跃,建议尽快制定相关法律法规,从立法层面适当提高民间借贷利率的上限标准,并通过立法确认企业间资金调剂行为的合法性。民间借贷很大程度上拓展了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渠道,但民间借贷也存在交易隐蔽、风险不易控制等特点,正常的民间借贷和非法集资交织,还会引发一些区域性的金融风险。

 

记者:这次你带来,关于公、检、法制定死刑案件审理期间证据补充程序的建议是否和贵院119日发布立案复查17年前萧山陈建阳等一起死亡案件受到启发:以防止冤假错案。

齐奇:浙江杭州陈建阳等人抢劫盗窃案目前正在复查中,复查结果出来时间不会太长。该案会务必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错必纠。

齐奇表示,“认定入罪不能搞运动式的,一哄而起;纠正冤错,宣告无罪,也不能搞运动式的,一哄而下,都要按照法定程序,非常严谨的一一的核对。刑事审判出入人罪,不可不慎。”

目前死刑案件在审理期间补充证据仍然存在一些问题和障碍,他建议建立“以审判为中心”的证据收集、示证、质证、认证和审查制度,完善死刑案审理期间证据补查程序。在这份建议中,齐奇指出,目前在死刑案审判期间证据补充侦查中主要存在三类问题。一是个别侦查机关存在为了定案而不全部移送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材料;二是由于少数。侦查机关工作不到位,或者收集的证据材料不规范甚至不合法,而存在证据不强或者排除的问题;三是对被告人提出的检举揭发材料的查证问题。

 

记者:你这份建议中,侦查机关、检查机关关系如何协调?

齐奇:我认为,造成上述问题的存在,都需要侦查机关、检察机关补充侦查或者作出合理说明。

对于法院要求补查证据材料,目前部分侦查人员和审查起诉人员认为被告人已经逮捕或起诉到法院,判刑与否及如何判刑与自己关系不大。因此他们对补充侦查工作不甚重视或者存在抵触情绪,造成久拖不查、屡查不清或屡退不查,甚至导致定罪判刑或不定罪放人的两难情况。而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均没有系统作出法院要求证据补查程序的规定。

为此建议,在贯彻新修改刑事诉讼法时,应当着力解决刑事诉讼的运作机制问题,建立“以审判为中心”的证据收集、示证、质证、认证和审查制度,并规定相应的违法追究责任。由中央政法委牵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制定死刑案件审判期间证据补查程序的相关规定。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